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库存五金工具行业设备有限公司

但在滨海县沿海工业园区

发布:admin05-15分类: 新能源

  近年来,全国化工园区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将众多化工企业迁入园区统一管理,统一标准,集中监管,集中处理污水,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它也催生了新的问题: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聚集于一地,如不能达标处理,将成为当地的一大块“伤疤”。

  2015年 1月18日,晴朗有风,这在江苏沿海的滨海县算是很好的天气,但在滨海县沿海工业园区,空气中始终弥漫着刺鼻的味道,这让初到当地的记者感觉呼吸不上来。

  江苏滨海经济开发区沿海工业园位于滨海县头罾乡,创建于2002年,在得悉记者来访后,县环保局头罾分局负责人主动带领记者参观了园区污水处理厂。

  该负责人介绍说,该工业园区分为南区和北区,南区86家企业在2003年建成时建有污水处理站,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北区35家企业建成后,新建一污水处理厂,目前日处理污水13000吨。南区设有收集系统,污水先经过各厂预处理达到预处理出水指标后进入北区污水处理厂,如未达标,先进入南区污水站进行强化处理。而北区企业则一企一管进入污水厂调节池,在管道末端可监控到每一家企业的水质变化。经过国家海洋部门审批,废水处理后达到国家标准后通过管道排放深海。

  根据法规,为了降低废气对居民的影响,化工园区和居民区应保持一定的防护距离,但该街区却被紧紧夹在沿海工业园南北区中间

  在江苏吉华化工有限公司,记者提出了查看企业环评报告和环保台账的要求,园区负责人表示要准备,记者质疑这些资料难道不应该是现成的吗?负责人刚开始找各种理由,最终表示:“这些资料我们不会给你。”

  隔天,记者独自回到滨海县沿海工业园,发现在该园区还有些没有拆迁的房子,村民就在南北两区的夹缝中生活着。一名老人说:“吹南风的时候就闻南区化工厂的味道,吹北风的时候就闻北区化工厂的味道。”

  与化工厂一墙之隔的另一户人家女主人对记者说:“味道大得晚上睡不了觉!”,不过她立刻被男主人以眼神制止,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响水县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与滨海县毗邻,流经工业园区的灌河东连黄海,西接运河,是苏北境内惟一一条没有建闸的天然潮汐河道。由于每日两次潮水涨落,当地人又称“潮河”。历史上灌河是鲸鱼经常出没之地,古有“大鱼拜龙王”的民间传说。但如今的灌河河水污浊不堪,河边的水洼里泛着铁锈红色的水。村民说,过去每年春天,常常有鲸鱼由大海游入灌河,自从建了工业园,灌河被污染了,再也没有鲸鱼出现过。

  记者看到, 园区内的各条小河与灌河相通,1月19日,之江化工旁的小河已经见底,20日早上又蓄满了水。

  当地人对记者称,园区经常利用灌河涨潮落潮将化工园区的污水带走。一位常年用船往工业园区运送工业原料的船工说,涨潮的时候经常看到红色的水从河底泛上来,落潮的时候,能看到河滩上都是水管。而当地村民也表示,很多企业将一条水管接入灌河河底,直接排放废水。

  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内的气味比沿海工业园更甚,空气中充满类似强酸的刺激性气味, 某些化工厂墙外的气味之浓令人无法呼吸。

  王商村与烟囱林立的工业园仅隔一条马路和一条小河,一名村民对记者说:“今天天气好,风往园区那边刮,要是反过来,我们这里晒个衣服都是臭的,门窗都不能开。”

  记者在园区多处看到“欢迎举报环境违法行为”的牌子,但是对于环境污染问题,村民们都说,“没有用的,我们已经麻木了。”一名村民无奈地说:“晚上味道太大了,一年来我举报了几十次,接电话的人都说他们会处理的,但都没有收到任何反应,一直都在敷衍我们!”

  记者在陈家港工业园区3个地方取得水样。根据江苏省相关文件,陈家港工业园区所在的“灌河响水保留区”为工业、农业用水区,适用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Ⅳ类,对照该标准,显示多项指标不达标。

  pH是指水的酸性,强酸性微生物不能生存,对水净化能力有影响;阴离子表面活性剂浓度高时,会减弱水体与大气之间的气体交换,致使水体发臭。

  2014年12月11日,经媒体报道后,位于杭州萧山临江工业园区的杭州宇田科技有限公司正在建设的还原物项目,被萧山区经发局、环保局紧急叫停,因其铁粉还原的加工工艺和被曝光的宁夏明盛化工并无二致。

  1月22日,记者驱车来到了杭州宇田科技,试图了解该企业的最新情况。隔着公司围栏,记者便看到了厂区内有工人正在进出车间,工厂明显在正常运转。宇田科技安全部的蔡科长接待了记者,表示还原物现在已经全部停产,工人正在做的是分散型染料,属于复配调色的项目。

  既然铁粉还原已经属于被淘汰工艺,为何宇田科技仍然要开始试运营?“计划跟不上变化”,蔡科长这样告诉记者。据媒体报道,宇田科技还原物项目于2011年9月28日通过环境影响评价,但三年后,尚处于试运营阶段的还原物生产被彻底叫停。原因是在2011年版的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新建染料中间体(不包括鼓励类生产工艺)被列为限制类项目,而铁粉还原工艺属于明确淘汰或立即淘汰的工艺。

  为何属于限制类项目、淘汰类工艺也能通过环评呢?在报道中,宇田科技老板徐土根曾表示,其上马的还原物生产虽然也是用铁粉还原技术,属于在老配方的基础上改造的新工艺。不过,其所谓的新工艺是什么并未披露,也没有得到同行的认可。

  对于过去的这场突来其来的改变,蔡科长满是抱怨,“一个项目投资了这么多钱,有点风声说停就停了,企业的几百号工人怎么办?”

  当记者提出进企业看看,蔡科长以公司负责人不在为由谢绝了。记者多次致电临江产业园区管委会、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园区管委会和杭州市环保局,希望了解更多环评方面的信息,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任何回复。

  “我们都知道这个化工园区,只要一到阴雨天,东南风一吹,全市都能闻到刺鼻的味道。”江西省乐平市的程先生告诉记者,他家住在6楼,只要碰上这种天气,他就赶紧关窗。

  这个化工园区即乐平塔山工业园,工业园离乐安市的“母亲河”乐安江并不远,而乐安江是鄱阳湖的重要支流,对鄱阳湖水质有重要影响。

  1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园区,准备去园内江西煜旺化工调查。根据网上查询到的信息,煜旺化工的前身为浙江上虞化工园区内的浙江洪翔化工,是家生产染料中间体的企业,由于在江浙无法达到环保要求而迁入江西。

  记者联系了当地环保局,希望了解煜旺化工环保方面的信息并进厂查看,工作人员表示要经领导同意。在多次催促下,环保局答应可以派执法人员协同去企业调查。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该市环保局就在工业园区内,离江西煜旺化工仅有不到5分钟车程,但直到1个小时以后,一位刘姓执法人员才来到现场,且没有穿制服,也没有开有环境执法标识的车子,以至于执法人员像个“普通人”一样进入企业,和企业相关人员交流十多分钟后,记者又一次打电话催促,才知道执法人员已经来了。

  一位姓单的经理接待了记者,单经理表示,企业主要生产2,4—二硝基氯苯和2—氨基—4硝基苯酚(染料中间体),生产废水经过生化处理,达到纳管标准后通过污水管网输送到园区里的污水处理厂。 对于记者提出的“是否有准备上马还原物”的问题,单经理一口否认。

  记者看到,企业的兼氧池、二沉池等污水处置设施都在运转,但池水冰凉。正常来说,兼氧池的水温在20度左右,微生物活性较好,污水处理效率更高,但如果装置能力大,产能小,也可以低温运行,因此,记者很难判断处理设备是“刚刚开始运转”还是一直就这样运转。

  1月24日早上,记者再一次来到该企业,一位姓张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到了年底,企业已经停工放假了。在办公室里,单经理出具了环评报告,从环评报告上可以看出,企业排入污水处理厂的水质标准COD为≤1000,BOD为≤300,这是一个较低的标准。

  企业生产工艺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对于废酸的处理工艺是浓缩回用。单经理带领记者参观了提浓设备,不过,记者看到设备较为陈旧,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启用。

  而对于记者较为关心的生化处理后的污泥去向,单经理表示污泥量不大,由江西康泰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接收,不过,单经理表示双方签署的合同存放在档案室时,暂时无法提供。

  记者又联系到康泰环保,企业负责人邹经理告诉记者,煜旺化工确实是他们的客户,而且处理的量比较小。不过,康泰环保由于自身的污染问题遭到周边居民举报,从2014年8月底直至2015年1月底都处于整改状态。在此期间,煜旺化工的污泥是存放还是如何处置并不知晓。

  鉴于塔山工业园区里化工企业众多,生产项目各异,如果纳管标准较低,那么对园内污染处理厂的能力是极大考验。 2014年4月2日,央视新闻频道曾报道,该污染处理厂白天晚上排污各不同,污水偷排进乐安江,村民被迫买纯净水。

  1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园区里的污水处理厂,希望能够正常取样,厂区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厂长的同意不能取样,此后,记者联系环保局协调取样,而环保局表示厂长电话一直占线。当记者要来该厂长手机时,则显示该手机已经关机。令人遗憾的是,直到记者离开乐平,该手机也没有开机。

  在记者离开工业园后,又有当地环保人士向记者提供图片、视频资料,表示该化工园区有多家企业经常直接排污到农田的沟渠里,然后流入乐安河,并声称有看到疑似煜旺化工的车子拉着污泥来到河边处置。不过,这些线索记者还未核实。

  习今年9月访美李克强见外国专家原中宣部部长去世巡视组反馈放狠话章子怡回应打群架南京副行长诈骗受审甘肃静宁现水污染日本推出巧克力温泉王荣任广东政协主席复兴空难家庭将获赔全国十大高危路段桂林“透明厕所”习出席文艺演出李克强谈廉政高通反垄断罚单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