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库存五金工具行业设备有限公司

  • 首页
  • 电力
  • 各地公路局长、交通局长、地方公路总站站长

各地公路局长、交通局长、地方公路总站站长

发布:admin05-01分类: 电力

  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兼省公路局党委书记顾青波、省公路局局长柳和平狼狈为奸,他们利用手中职权,买官卖官,发包工程、索取回扣,包养情妇、生活糜烂,他们的行径全省交通系统已经是人皆共知,是地地道道的“公路皇帝”!

  一、利用每年几百亿的公路建设资金与过百亿元的养路资金的审批权,年敛数亿!

  广东省下辖21个地级市,包括公路局、交通局、地方公路管理总站共63个市局级单位,354个县区局单位,全省100多个收费站,培训中心,顺德宾馆。省公路局每年全省各市公路投资建设几百亿,养路费收入超过100亿元。这两笔费用主要由省公路局向各地下拨。

  不论是工程项目的立项、资金的启动、建设资金的划拨、勘测、设计、结算、招标投标、大宗物资采购、检查验收、款项拨付等诸多环节,批一笔钱等诸多环节最终都是顾青波、柳和平说了算。他俩完全不顾广东交通建设的实际情况和真正需要资金的建设项目利用手中审批权大肆敛财。“不给钱什么都办不成,给了钱什么事情都好办。”

  顾青波在清远市任副市长分管交通时,吃到交通部门有钱有权有势的甜头后,为了去买官,他进行疯狂的敛财。利用其第一夫人蔡秀芬是省委组织部部长秘书兼任一处处长的关系,到处招摇撞骗,跑官卖官。那时,谁要想进省直机关,到顾家;全省各县长、书记、地市副市长调动、提升,到顾家;想进交通系统、调动、提升到顾家!逢年过节顾青波办公室、自家门前都是车水马龙,全广东省各地2000多个单位或个人到顾家排队送礼送钱。顾青波通过第一夫人是地方干部处长的关系如愿在2006年调入广东省公路局当党委书记,之后更是一心想往上爬,官欲不断膨胀。

  2006年10月顾青波上任后,每年全省各地级市和各县(市、区)共478个单位孝敬他们的金钱,每次审批按比例提取手续费,春节、中秋、清明、元宵、国庆每人不少于50万元不等的过节费,每个节日,顾青波、柳和平都能收到两千万元以上的好处费。每次批钱都要送钱送礼,每年每个单位送的礼都不少于500万元。每个节日顾青波、柳和平都能收到上千万元以上的好处,一年的非法收入达到接近2亿元以上!

  三年来仅此一项,顾、柳二人每人收到的过节费就达6亿元以上。这些钱从何而来?这是顾青波上任以来发明的潜规则。在省公路局下拨的养路费用中预多拨一定数额,然后在这多拨部分中一半就是顾青波、柳和平的。例如江门市应拨款是1000万,实际下拨的款为1500万,这多出来的500万中250万就作为回扣。如愿以偿的各地级市和各县(区、市)的公路局长、地方公路总站的站长都会“知恩图报”,纪检部门从各地拔款的去向一查就清楚。这都是广大车主、广大老百姓交的养路费,就这样被这群蛀虫窃为己有。

  养路费支配大权在手中的顾青波、柳和平,按照给他们提供的吃喝玩乐高低进行分配,纪检部门可以查一查,如果没有给顾青波、柳和平好处,他就不会重点扶持和支援。这样明目涨胆的索贿,在广东省公路局的历史上绝无仅有!各地公路局长实际都知道顾青波和柳和平的喜好。顾青波、柳和平到基层检查,要基层提供女人供其享乐,胃口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还得按照每笔拨款5-10%的比例返还给顾青波,仅此一项,顾青波和柳和平每年至少可以贪污5亿元左右。顾青波每到一地都讲:“省里将对当地倾斜扶持,划拨更多的公路建设资金”。各地公路局长对这种“暗示”自然心领意会并立即付诸行动,每次顾青波到当地所谓调研、检查后,各地公路局长、交通局长、地方公路总站站长,就积极提着巨额现金献给顾青波、柳和平。顾青波、柳和平两人是“来者不拒”。

  顾青波、柳和平利用全省每年几百个亿的工程建设项目的立项、勘测、设计、监理、施工单位招投标,收取巨额回扣。工程招投标进行暗箱操作内定中标单位,仅韶赣高速工程项目,收取韶赣勘测、设计、监理、施工单位的中标回扣5000万以上,其中韶赣高速某标在投标中过程,在评标结果公布后仍将强行令让第二名中标,收取中标单位15%的回扣(该标段投标价两亿多)……

  柳和平经常利用职权,指定下属各县市局公路桥梁工程的中标单位,其中河源胜利大桥指定江门路桥中标(原设计造价3000多万,结算价增至8000多万,桥梁工程钢筋、混凝土设计数量固定量,增加一倍多的造价从何得来?);指示揭阳原公路局长杨华堡:不给江门路桥中标,揭阳南河大桥项目就不予上马,最终揭阳南河大桥在指示进行假投标;207国道湛江段为其指定江门路桥中标虚报造价1000多万…

  顾青波、柳和平腐化堕落,喜欢讲排场、比阔气,铺张浪费,用公款吃喝玩乐,甚至成群结对出入高级娱乐场所,进行异性按摩,嫖娼宿妓,玩弄女性。他们不仅每人都有固定的二奶、三奶(顾清波二奶:省公路局办公室主任董某等;柳和平二奶:揭西交通局付局长、揭阳交通局局长方琦等),还另外有数十名情人。

  顾青波在惠东挂职副县长的时候养了一个二奶,在清远任副市长养了三奶,在广州养了四奶,另外还有几十个情妇。他们在搞权钱交易的同时,也在搞权色交易,是十足的腐败分子。利用自己的职权、地位和影响,一方面收受钱财为他人谋取利益,另一方面花天酒地、腐化堕落。

  顾青波、柳和平利用其主管全面,担任省公路局党级书记的职务,在人事提议、选任过程中,“明码实价”,按职务大小卖官,其中副局200万元,处长100万元,副处长100万元,总工程师200万元。自2006年顾青波上任以来调进河源老乡、外聘人员20多人,每人至少给顾青波、柳和平送礼送钱20至50万。

  在广东省交通系统,顾青波、柳和平是出名的“胆子大、胃口大、关系网大”,特别善于欺世盗名,利用廉政假相迷惑众人,并戴上一副仁慈的面具来蒙人害人。平时他总是副道貌岸然的形象。对上级,他信誓旦旦;一定要廉洁奉公;对下级,他出口必言洁身自好,不管大会小会,总会列举出一、两个拒贿的例子,既表明自己廉洁又教育下属。私底下却贪污、受贿、买官、卖官。顾青波在东山区购置有300多平方米的高级豪宅,每平方米在2.5万元以上,仅此一项这就是750万元,他还在番禺购买豪宅2套,每套200平方米以上,另外,还在老家河源购买豪宅300多平方米,顾青波贪污受贿来的钱以亲属和亲戚的名义存在银行,全部存款在5亿多元以上。顾青波现在购买新房及装修几百万费用在下属单位报销。柳和平在广州有3处房产,番禺区两处,房子都在300-400平方米左右。柳和平还在其老家,江门市新会以拨款修公路为名,在老家开发区购买了200多亩土地,购买土地的地点在老家江门新会。柳和平存在亲戚名下的存款超过10亿元。

  群众对此不满,顾、柳二人却说“我们有的是钱,各级纪委、检察我们都搞定了,我们才不怕什么纪委、检察院,中纪委又怎么样?他们查不到!省纪委是我们养的,每级都通,我们有的是关系。” 广东省公路局的这股腐败祸水如同溃堤的珠江水,四处漫溢、侵蚀。顾青波、柳和平在金钱面前却将党纪国法抛到脑后,在金钱诱惑下走失了灵魂,迷失了自我,丧失了党员领导干部的道德良知。

  顾青波、柳和平为了打压不听话的下属,拿省公路局管理中心几名小卒(科员:任文宏、许伟文、余玉钰、戴希江等人)开刀,以虚假材料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名义,花费了600多万元收买了交通厅纪委书记邓玉桂、省纪委三室陈玉才。其中,为收买邓玉桂,顾青波在省公路管理局及省路桥管理中心报销了280多万元(烟每条1000多元,20000多元路易十三、几万块一餐的饭局)! 在陈玉才身上也花掉230多万!

  顾青波为了打压几名不听话的下属,在省公路局、路桥管理中心共报销了600多万元(烟、酒、水果、吃喝玩乐红包)!但实质上花费了多少只有顾青波与陈主任、邓书记才知道。

  顾青波送人一千报一万、送五千报五万、送一万报十万,虚报帐目在省公路局是众年皆知!自上任公路局党委书记三年多来,每年报销的送礼费用1000万以上,实质上是顾青波与其情妇(省公路局办公室主任董某)二人私吞贪一半以上。

  那些前程似锦的人物。在大量贬奖、荣誉的掩护下,他们的腐败行为就更加肆无忌惮,也更加难以被世人所认识,所看破。而且,他们还会去用“拾的麦子打烧饼”,用所得的脏款,不义之财去行贿,买到手更多更大的荣誉或官帽。不少的腐败分子就是边作案边犯罪边被提拔重用的。

  建筑工程领域商业贿赂案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不仅涉案金额越来越高,而且此类案件更向窝案方向发展。同时对于公权力寻足腐败的监管依然乏力,公众对官员权钱交易的监督,毫无知情权、参与权,这真让人忧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